<menuitem id="rr5vt"></menuitem>
<cite id="rr5vt"></cite>
<var id="rr5vt"></var>
<cite id="rr5vt"></cite><cite id="rr5vt"><video id="rr5vt"><menuitem id="rr5vt"></menuitem></video></cite>
<var id="rr5vt"></var>
<var id="rr5vt"><video id="rr5vt"></video></var>
<var id="rr5vt"></var>
<cite id="rr5vt"><video id="rr5vt"><thead id="rr5vt"></thead></video></cite>
<var id="rr5vt"><video id="rr5vt"></video></var>
<cite id="rr5vt"></cite>
<cite id="rr5vt"><video id="rr5vt"></video></cite>
<var id="rr5vt"></var>
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溧水信息社 2020-01-17 450 10

世界观民主党大选年首辩,女性能否打败特朗普成焦点

http://zibo.3g.ihanhua.com/zx/37/208788.html

http://zibo.3g.ihanhua.com/zx/37/208815.html

http://zibo.3g.ihanhua.com/zx/37/208919.html

http://zibo.3g.ihanhua.com/zx/37/208943.html

http://zibo.3g.ihanhua.com/zx/4/80718.html

现年70岁的伊丽莎白·沃伦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她也是最早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人之一。


1月14日晚,美国民主党2020年大选党内初选第七轮辩论在爱荷华州得梅因举行,六名民主党参选人同台“论!。这是2020年美国大选年民主党举行的首次辩论,也是民主党党内初选投票前的最后一次辩论——2月3日,爱荷华州将举行党团会议,正式开启全国初选投票季。


在此次辩论中,除美伊冲突、中东问题、外交政策等议题备受关注外,女性能否打败特朗普、女性能否成为美国总统这个问题被正式提了出来。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备受期待的民主党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出人意料地败给了当时并无从政经验的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此后,女性是否成为美国总统成了一个讳莫如深的问题,直到民主党女性参选人沃伦将这个问题带到了舞台中央。


据CNN报道,就在14日晚的辩论召开前几日,多人向其证实,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伯尼·桑德斯在2018年12月的一次私人晚宴上曾对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称,女性无法在2020年击败特朗普。13日,沃伦发布声明,证实此事。然而,桑德斯否认曾做过这样的表态。


在14日的舞台上,这个问题被再次提及。桑德斯再次否认曾说过这样的话,并表示他一直支持女性成为总统——2016年他就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并认为她能够击败特朗普。此外,桑德斯表示不管谁最终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他都会支持。


沃伦则暗指桑德斯在撒谎,同时“摆事实、讲道理”:“关于女性是否能成为总统的问题既已提出,我们就应该正面回击它”,“女性能打败特朗普吗?看看台上的男人们——总的来说,他们已经输了10场选举。而台上唯一赢得所有选举的人都是女性——我和埃米”。


此处的埃米指的是另一名民主党2020年女性参选人埃米·克洛布彻?寺宀汲勾游杼硪欢嘶赜ξ致,称“说得太对了”。她指出,“我赢了每一场比赛、每一个地方、每一次投票。在最红的地区(共和党控制地区),我赢过;城郊区、农业区,我都赢过”。两人的发言赢得了巨大掌声。


除此外,沃伦还指出,她是台上唯一一位过去30年间曾击败在任共和党人的人。桑德斯则回击称,他1990年竞选国会议员时曾击败一名在任共和党议员。沃伦称,“那是30年前……我是30年间唯一一位击败在任共和党人的人”。


美联社指出,作为民主党最激进的两位左派代表,沃伦和桑德斯此前一直被认为是“盟友”关系,两人在全民医保、贸易等问题上也有着类似的观点。但是,随着初选投票临近,两位“盟友”似乎也开“撕”了。


在辩论结束后,沃伦似乎拒绝与桑德斯握手,两人有一段简短的对话,但并未被媒体捕捉到。CNN称,沃伦的这一身体语言,比之之前的语言争端,更喻示了两人似乎要“分道扬镳”。而激进派之间的冲突,或将使得中间派拜登直接受益。


辩论结束后,多家美媒评论称,沃伦是当晚当之无愧的全场最佳“辩手”。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当晚两个小时的辩论中,沃伦是发言时间最长的一位,占到18.8分钟。


除了在女性能否成为总统这一问题上博得阵阵掌声外,沃伦在国内议题上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她还将自己描述为能推动党派团结的候选人,“在我们挑选民主党候选人时面临的真正危险是,选择一位无法团结政党的候选人……我们需要鼓动党内各方,让每一位民主党人都参与进来,给他们一位值得相信的民主党候选人”。


现年70岁的伊丽莎白·沃伦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她也是最早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人之一。沃伦曾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精通破产法。2008年美国次贷;⒑,她受邀加入负责研究金融监管的国会监督小组并出任主席,自此在政坛崭露头角。2012年11月,她成功当选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成为马萨诸塞州第一位女性参议员。2018年,沃伦赢得连任。


2019年2月,沃伦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其竞选主张主要集中在内政方面,包括消费者;、经济平等、全民医保、气候变化以及征收富人税等。


作为激进派民主党的代表,沃伦在此前六次民主党初选辩论中都表现亮眼,其支持率也一路走高。据民调网站FiveThirtyEight数据,2019年3月,沃伦的支持率大约在6%,远低于排名前两位的拜登、桑德斯。但到2019年10月,沃伦的支持率最高达到23%,一度超越排名第二的桑德斯,距离排名首位的拜登也只差四个百分点。目前,沃伦基本保持在第三的位置,支持率略低于拜登、桑德斯。


有人将沃伦称为第二个希拉里,一方面是因为她在民主党中的受欢迎程度堪比希拉里,另一方面也是认为她可能无法在2020年击败特朗普。事实上,美媒指出,在许多民主党人心中,女性能否打败特朗普是一个真切地需要打上问号的问题。


据美联社报道,在2016年希拉里意外败给特朗普后,许多民主党选民心中已经有了创伤,他们多次提出忧虑,女性候选人真的能够击败特朗普吗?美媒VOX称,女性候选人比男性候选人面临更多的问题,因为目前美国社会中的性别歧视还是存在的。有专家指出,希望美国未来能出一位女性总统,但2020年似乎不大可能。


据CNN报道,参加此次民主党终极辩论的共有六人,分别是前副总统乔·拜登、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以及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尔。


事实上,虽然随着大选临近,许多民主党参选人已宣布退出,但目前依然在奋力一搏争取民主党党内提名资格的还有12人。不过,由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设定的条件较高,仅有六人满足参加辩论的条件。包括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华裔参选人杨安泽、众议员图尔西·加伯德在内的其他六位参选人未能达到参加辩论的条件。


在本场至关重要的辩论中,美伊冲突、中东问题首次成为开场问题。在这一问题上,六名民主党参选人主要分为两个派别。沃伦和桑德斯呼吁美军撤出中东,沃伦指出,美国在中东和阿富汗已经“晕头转向”,不应再让美军陷入这些冲突之中。拜登、克洛布彻、布蒂吉格几人则反对美军撤出中东,警告称这会导致“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卷土重来。期间,桑德斯还趁机攻击拜登,指责他在2002年投票支持入侵伊拉克。拜登则再次道歉,称“13年前我曾说过,授权总统选战是个错误,我承认”。


在贸易问题、医保问题、气候变化等问题上,六位参选人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分歧。不过,BBC指出,虽然参选人之间有冲突,但他们都尽量控制党内分裂,并将其转换为对特朗普的指责。


事实上,就在民主党辩论火热上演之时,特朗普也在威斯康辛州参加竞选集会。他在集会上炮轰民主党参选人,称“这些人正在做的事,会破坏我们的国家”。他批评桑德斯是一个“讨厌的家伙”,嘲讽沃伦是“宝嘉康蒂”(迪士尼动画电影《风中奇缘》中的印第安公主),调侃拜登是“瞌睡的乔·拜登”。


特朗普嘲讽的这几人正是民调领先的民主党参选人。据FiveThirtyEight最新数据,拜登支持率依然遥遥领先达到26.7%,桑德斯紧随其后为18.7%,沃伦为16.1%,布蒂吉格为7.2%。再往后则是布隆伯格、杨安泽、克洛布彻、斯泰尔!杜υ际北ā分赋,目前来看,拜登依然最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提名候选人,在今年11月直面特朗普。


不过,要选出党内候选人依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民主党将在50个州、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5个海外领地以及海外民主党人举行党团会议或初选投票,最终选出一人对战特朗普。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民主党第七轮初选辩论亮点不多,沃伦与桑德斯关于女性候选人是否能击败特朗普的争论虽然引发关注,但这一定程度上只是沃伦的竞选手段之一,不会对选情产生太大的影响。


袁征认为,在美国目前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女性要当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并不大。虽然主流价值观支持男女平等、男女平权,但在很多美国人的内心深处依然不支持女性担任美国总统。尤其目前美国面临的国内国际问题比较多,美国人内心还是会希望有一位强有力的男性领导人带领他们面对这些挑战和;。


对于谁最可能在今年的大选中对战特朗普,袁征称,距离大选还有10个月左右的时间,现在作出预测还有点过早。不过,袁征认为,根据目前的民调来看,拜登一直稳定领先,是比较有可能成为民主党候选人的!霸诿裰鞯呈该窝∪酥,拜登当过副总统,名声大;他是一名温和中间派民主党人,对于中间独立派选民有比较大吸引力。因此若是不出现意外,他比较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提名候选人”。


“不过,不管民主党由谁对阵特朗普,要击败特朗普的可能性都不大”,袁征称。特朗普2016年赢得大选的基本盘依然在且非常稳固,再加上他实现了很多竞选承诺——如贸易、经济、移民问题等,一些摇摆选民可能也会倾向于他,因此他获得的支持可能会比2016年还多。袁征认为,虽然特朗普似乎一直处于麻烦之中,例如即将面临弹劾审判,但基于他过去3年的表现,他赢得连任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溧水信息社  

© 2015-2020 Powered by 溧水信息社 X1.0

微信扫描

幸运农场专家微信群